冷CP激推bot

(天雷crossover注意)

关于我这两天在干什么

爽:陛下,您完全不继续画手书是吗

大概是一个寒假前的停更预告

      前段时间更的比较频繁我人有点伤,后期更新速度大概会大幅度下降,我尽量提高一下画面质量(泪)

      女帝的日常最近处于半A边缘,但梗还没画完应该会龟速填坑,大概包括:

    (1)两个新手书,爽子凤鸣现pa和融融中心(但是肯定出的很慢)

    (2)入圈以后印象比较深的别人家女帝cp

    (3)补充完我家白毛一代和凤鸣爽子二代的现pa设定和关系网

      目前手上的游戏实在没啥能拿出来说的,可能等爽子的儿子长大了开一波盲盒

     某某宗那边也有一个未完成的手书(但这个能不能完成真不好说),另外涂几条自己遇到的鱼

      这些全部填完以后应该会出坑,潜心钻研一下板绘技术,开始画oc和原创故事。也可能跳坑别的游戏(有缘再相见)。到时候因为女帝关注我的小伙伴大概可以随意取关,想继续关注也大感谢,就是我比较社恐可能加了好友不怎么经常聊天+三次元工作有点忙回复得慢。

       水熄太太微博说还会继续出新游戏,到时候应该也会入新坑,说不定还会做很难吃的饭。

凤鸣爽子的现pa平安夜小甜饼

大概是两人确定关系没多久,留学生爽就要出国读最后一年的研究生,走之前俩人吵了一架后和好的故事。

极度潦草+ooc,被雷到请尽快逃生

(爽:等我回来就结hun……

   凤鸣:你丫闭嘴!!别乱立flag!!!)

【自设二代x李爽】失而复得的宝物

Warning:(一定要看!)

    1.李爽第一人称视角,本篇是与游戏完全不同的另一条世界线,cp为幼时被拐皇女,现役哑疾舞者凰凤鸣x精神不正常的刑部尚书李爽。

    2.设定和剧情都为了满足作者xp,毫无逻辑和文笔可言,不建议任何李爽厨观看,被雷到请在心里大骂作者并及时退出。

    3.为了过审这篇没车,本来他就是被屏大户,能过审已经感恩戴德了(泪)

    4.结局分了he和be两条线,两种都是有可能发生的,算是半开放

(ps.写完了才发现闺女在文里不是二代女帝,又不知道标题改成啥,迷惑.jpg)







(缓冲带,现在退出还来得及)











01

在宴会上看到凰凤鸣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定在原地,死死盯着她。

凰凤鸣,是我十年前在灯会上失踪的未婚妻,开国女帝凰凌世与前凤君师殷的二女儿,自小便是先帝的掌上明珠,她在7岁那年的灯会被人贩子拐走,先帝和先凤君肝肠寸断大病一场,出动整个刑部搜索皇女的下落,却直到先帝隐退也无半丝音讯。

如今却在一个六品不知名芝麻官升五品的贺宴上,以舞女的身份,在这鲍鱼之肆为一群无赖之流表演。

我胸口没来由地一阵剧痛。或许是我盯着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愤怒,凰凤鸣脸色苍白,表演完后立刻退出了宴会厅堂,我想都没想快步追了上去,毫不费力地捉住她。为了不让她大声呼救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用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。

“哟,李大人对这丫头有兴趣?”

侧室里走出的乐坊老板娘看起来两眼放光。

“……她什么年龄进的乐坊。”

“她七岁就被卖来了,生得倒是好模样,可惜是个哑巴,就留在乐坊跳舞。想买这丫头的公子哥可是不少,奴家就想着她肯定能吸引到一位位高权重的大人,今日来看她还真走运,被李大人这样的贵人看上~”

……哑巴?凰凤鸣她,不能说话了?

仿佛头上被人打了一锤,我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,她也真的只能发出“啊啊”的声音不断挣扎。

“……她叫什么名字,我买下了,把卖身契给我。”

“回李大人,这丫头名叫蔚环儿,无父无母,身价两万金,卖身契奴家明日一早就给您府上送去~她舞者的身份得两个月过后才能注销掉,当然,李大人若是玩腻了,也可以再把她送回我这里,我们会退您一半的钱,我们乐坊的可人儿还是不少的~”

“行了,别废话了。”我搂过凰凤鸣的肩膀,命仆人摆驾回府。一路上我始终没有放开她,上了马车也扣住她的腰逼她紧贴着我。她挣扎了几次无果,也认命地不再逃跑,转头背过去。

我抚过她的脑袋,让她转过头和我对视,她眼中只有无限的悲伤与空洞,娇小清瘦的身体因为恐惧抑制不住的颤抖。

我将她拥入怀中,轻抚她的脊背,柔声道:“我叫李爽,今后你与我一同生活,不必再为他人表演。”

她没有停止颤抖,也没有回答我。

02

“呜啊!啊啊!”

“洗个澡而已,不必紧张。”

被我按进浴桶里的少女恐惧而羞怯地蜷成一团,拼命贴着浴桶边缘,抗拒着我给她擦背。假如不是我强行脱掉她的外衣估计她又要逃。别想歪,赤凰血脉的持有者背后都会有红色的凤凰胎记,我只是不想让她的胎记被下人看见,传出去横生是非。

可明明已经找到她了,只要把她交给现任女帝,她的长姐,她就能与亲人相认,恢复记忆回到皇室。可为何,我犹豫了大半个月也未这样做。

只因为我曾和她一起被先帝赐婚了吗?

我与她原本没有什么感情基础,被赐婚后也只是遵循长辈的安排一同出席宴会,渐渐的,凰凤鸣会在雨天给我送伞,会在课没上完的时候溜出来让我带她去钓鱼,会亲自为我送上生辰贺礼。

当时的我和一个小自己十岁的女孩实在无话可说,但父母非常重视这与皇室联姻的机会,交待我一定不能怠慢了殿下,我也值得用基本的礼貌糊弄她的好意。

就在我们相处了两年,我终于说服自己接受这个未婚妻的时候,她毫无征兆地失踪了,从我的人生中消失了整整十年。


“……?!”凰凤鸣的脸上写满惊讶,手足无措地啊啊叫着。当她怯生生地抚上我的脸时,我才意识到自己流泪了。

“……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那么喜欢做菩萨关心别人……”我苦笑着用袖子擦干脸。

凰凤鸣歪着头不解地看我。

“洗完了换上这身衣服,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里了,不必再回乐坊。”把衣服丢在床上,我迅速收拾好情绪,离开了她的房间。

为什么,你现在才回来,还是以这种方式。

这一次,我不会再放你走了。

03

下个月是赤凰前朝走失的二皇女的18岁生日,现任女帝凰殷殷再一次出动整个刑部搜索凰凤鸣的下落。

不过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被搜寻的皇女此时正在我府上,探宝似的这儿摸摸那儿看看。

这几天为了把人藏严实,上朝时我都命下人寸步不离地跟着她,不许她出李府一步,退朝回来也只准她和我待在同一间屋内。一个月过去,她不再像刚来府上那么紧张拘束了,对我的防备心也放下了许多。但每次她拉着我指着门,可怜兮兮地表达她想出去的时候,我都冷着脸摇头,次数多了她也不再多提。

我本以为我们可以这样平静地过下去,等她敞开心扉愿意接纳我,可天不遂人愿,一日,我正在批阅的刑部公文上突然出现一支山茶花。

我回头一看,她果然在我身后,笑眯眯地看着我。

我任由她把我拉到围墙边,看着她兴奋地手舞足蹈地比划了一通,大致明白了,有人在昨天扔进来这支山茶花,她拿出在乐坊时挣的一个铜板,想要给那人作为谢礼。

像是回应她的心愿一般,围墙上突然探出一位皮肤黝黑的少年,看见我也在场,少年脸上羞涩的笑容立刻吓没了,脚一滑跌下墙头。

凰凤鸣撑着围墙踮脚,面色焦急地叫着,像是担心那位少年有没有摔伤,但那边的人估计已跑远了。

我仿佛能想象到,我不在的时候,她与刚才的布衣少年有多么亲密地交谈过,甚至……私定终身。

呵,看来笼子只能关住小鸟,防不了蟑螂啊。

她被我重重摔在卧房床上,封住嘴唇的时候,还是一脸困惑的表情,当我开始撕扯她的衣服时,她才终于瞪大了双眼,颤抖着推搡着我,啊啊叫着。

17岁少女的力气哪能和27岁的成年男人相提并论?更何况

舞者不能拒绝他人要求侍寝。

“为什么想离开?你喜欢那个人?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,你就这么讨厌我吗?”

凰凤鸣哭着摇头,无谓地呻吟着。

“你是我找到的,只属于我一人,哪儿也不能去。”

次日,家仆告诉我,她没有再像前几天那样,在我出门后立刻跑到墙边等着,而是失神地整日待在自己卧房内,好在她还是愿意按时吃饭,没有绝食或自残的行为。

这样才对,毕竟昨天来见她的那名布衣,已经被我安上莫须有的罪名,当众斩首了。

04

倘若她回到皇家,恢复了亲王身份,会不会被现任女帝赐婚给他人?

这个问题从她回来开始就一直折磨着我,先帝定下的婚约因为她的失踪早已作废,父亲尚在时也给我说媒了许多世家小姐,可我全数拒绝了,我总觉得能等到她回来的那天。

如今她回来了,已经不记得我曾是她的未婚夫,但也无法接受皇家的庇护,成了我手中被折下的花朵。

就算我有意让她做我的妻子,她见不得光的身份也无法明媒正娶。倒是还给皇室,她姐姐必定会用万灵丹治好她的哑疾,她也能过得好一些。

“可她失忆了十年,早就把你忘的一干二净。恢复身份后你必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独占着她,她的身边想必也会出现络绎不绝的追求者,那时候她会选择谁?”

心底传出一个声音,嘲笑着我。

“倒不如,就这么藏着她,永远藏下去,让她眼中除了你再无第二个男人。”


那晚过后,道德感与独占欲就在我内心不断斗争着,她开始有意躲着我,甚至被家仆发现想要逃出李府,我便将她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她的卧房,上了一道又一道锁,不许她踏出房门一步。

她悲痛欲绝,再也不和我做任何交流,我也只得吩咐家仆更严格地监控她。只是每天晚上夜深人静时,我忍不住去她房间,在她床前坐到天将亮的时候起身离开。

凰凤鸣的脸上有未干涸的泪痕,肉眼可见地憔悴了许多。看她这样我也不免愧疚起来。但她恨我总比她离开要好,我们便如此僵持着。

一天夜里,我想往常一样,轻轻推开她卧房的门,却看见凤鸣穿戴整齐地守在门口。她拉住我的手阻止我关门离开,表情严肃地注视着我。

我想,她需要一个解释。现在也不得不向她坦白了。

此时你会选择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 将她是失踪亲王的事全盘托出

解锁结局:HE

我将她的身份,我与她的过去,一五一十地说明,并为近日的行为向她道歉。凤鸣惊讶地瞪大眼睛凝视了我许久。最终还是选择相信我的话。第二天,我带着失踪了十年的亲王回到朝廷,女帝哭着抱住她失散十年的妹妹,告诉我无论什么赏赐都能给,我客套了几句表示看到她们姐妹团聚已经满足,无需任何赏赐。

女帝令国医馆连夜研制万灵丹,治好了凤鸣的哑疾。她能说话以后,会不会将我擅自囚禁她整整两个月的事向女帝禀报,那时我只会难逃一死,甚至整个李家和旁系都要被充为官奴。

在我看见凰凤鸣换上亲王服饰,向我走来时,我行了个标准的礼,无奈地想着她会怎样发泄这些时日被当做禁脔的仇恨,会不会直接上前捅我一刀。

“李尚书。”

“臣在。”

“我们的婚约,能重新订下吗?”

我不可置信地抬头瞪大双眼,看到的却是叹了口气,微笑着的她。

“你这个人,真是死脑筋得很。恢复了记忆,我也不会离开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选择:继续隐瞒

解锁结局: BE

“其实我曾经是你的未婚夫,你是崔家的旁系小姐,在你进乐坊的这段时间你的父母犯了大罪,你所有的亲人都被充为官奴了。放心,现在有我来保护你。”

“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就能保证没人能找到你,你可以一辈子安逸地度过。”

凰凤鸣流着泪颤抖着,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孩必定难以接受自己从良民一夜之间变为罪人,我顺势将她拥入怀中,替她擦掉眼泪,温柔地安慰她,扮演着善解人意丈夫的角色。在她哭完了力气后,把她抱上床,替她掖好被子。

临走前,我的袖子被她抓住,她用眼神恳求我在她身边多留一会儿,我欣然同意。

自那以后,凰凤鸣对我的态度软和了许多,我们也过上了与其他夫妻别无二致的生活。只是每次看到她无法说话,只能靠肢体动作向我表达情绪时,愧疚感都充斥着我的内心。明明有治好她的方法,我却为了一己之私将她强行留在身边。

每次晚上的温存过后,我都会抱住她道歉,有时竟也控制不住落下泪,凤鸣这个时候都温柔地安慰我,像哄孩子一样抚摸我的后背。

直到一天,退朝回来,平时一直在门口迎接我的凤鸣没有在那里等我。

我疯了似的找遍了整个李府,也没能找到她。

仅仅过了半柱香不到,她从外面回来,提着手中的菜,一脸得意地想要我的表扬。得来的却是我狂风骤雨般的呵斥。

“为什么擅自出去?”

“不行,你只能留在府里,不能让其他人看见你。”

“不然我就会再度失去你了。”

把她扔进门窗钉死的改造后的囚室,我最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。她仿佛落入猎人手中的鹿儿那样惊恐和悲伤。

“放心,我晚上会来看你的。”

“你永远是我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看到这里。

又在毁爽子形象了额额额额(但脑洞它控制不住)

我再也不要写这么ooc的东西了(泪)

再也不要写爽子第一人称视角的文了(泪)

万恶之源:下面这张摸鱼图


含大量烂梗以及部分crossover

被雷到请及时下车

感谢@猫猫茶·猫茶 妈咪提供p1的梗,画沙雕小短漫使我快乐

感觉今晚比较适合放图就全部放出来算了

p1是我看少女终末旅行,套用画风画的师殷生的姐妹花,凤鸣姐姐凰殷殷与妹妹。俩姐妹关系一直很好,当初我换储不停打压凰殷殷废掉储后凤鸣的忠诚直接从100降到60,师殷的其他孩子完全没掉

p2p3是我换了安卓手机开新档的实况,早早生了女儿改成凤鸣的外表,一到5岁赶紧和爽子赐婚4连根本没给爽爱上别人的机会,心愿达成以后游戏里就开始懈怠了(反应到凤鸣身上大概就是弱智化了),现在每次上线必定烦一烦太后师殷和凤君爽,毕竟制服烂人的最好方法就是比他更烂(什么鬼)

一二三代女帝与她们凤君的相处模式

p2是我与猫茶妈咪的失智口嗨(又在造谣)

p3是三代女帝凰幽幽的凤君与他和幽幽的大儿子(这个属于太帅了忍不住贴出来)


我的主控女帝从浅棕毛红瞳变成了白毛白瞳的原因